主办单位: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浙江省委员会 · 浙江省台湾同胞联谊会

当前位置 : 自身建设 > 征文

“三个什么”大讨论征文之九

作者:沈小英 时间:2016年01月06日 访问次数:384

 了解台湾,懂得台湾,理解台湾
 
但凡台盟盟员都懂得,促进祖国完全统一是盟员们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,而我觉得真正能了解台湾,知道台湾,懂得台湾,也恰恰做好台湾人民工作的重要前提。
通过多次培训与平时自学,我自觉越是走近台湾、懂得台湾,就越是触动心中最柔弱的神经,甚至,到了“心痛”的地步,台湾,确是一个值得去重视、深究和关爱的地方!
台湾除了2%的少数民族外,大多数系明朝末年以后陆续从福建、广州等地移民过去的闽南人和客家人,两者分别占70%17%,此外,便是随国民党退居台湾的外省人,上述每个群体每个时代,都曾留下过深深的伤痛和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明崇祯二年,荷兰人入侵并在台湾南部设立城堡,对岛上各少数民族部落武力征服,先是入侵麻豆社,遭到痛打后,为了泄愤,将相邻弱小部落家遛湾的房子统统烧毁。此后,荷兰人开始了长达八年的对岛内少数民族的血腥镇压,烧毁麻豆社所有的房子,大肆杀戮,加上由荷兰人带入的天花病毒的传播,三千多麻豆社居民,仅死于瘟疫的就达三百多人。崇祯十年,小琉球群岛居民,被屠杀、战死、或卖做奴隶,女人,则分配给士兵做“礼品”,整个小琉球群岛几近灭族。对虎尾龚社,却在秋收后扫荡多次,把房子和粮食一概烧毁。可见,这是何等的凄凉与无助?
自荷兰人统治之始,大陆沿海的百姓,迫于生计,不断乘船涌向台湾垦荒,向台湾输送了较为先进的生产力,耕牛和甘蔗也被带入台湾,耕地面积不断扩大,除了水稻,还种植棉花、烟草、大麻、生姜等经济作物。经济的发展,又加重了赋税,人民生活均苦不堪言,而且限制自由。荷兰统治者还广建教堂,学校,强行推广荷兰语,使台湾“去中国化”。
1662年,郑成功跨海东征,收复台湾。其子郑经在执政台湾数年后,采纳“总制使”陈永华的意见,将儒家文化在岛内落地生根发芽成长,还推行具有台湾特色的义务教育。郑氏二十余年的统治,台湾日益变得富庶起来。但此后与清政府及三藩之间连年战事,民不聊生,且台湾孤立于大陆,面临再被外族侵略的危险。1683年,康熙帝统一了台湾,设台湾、诸罗、凤山三县,派兵驻防,将台湾纳入中央政府管辖范围。
甲午战争,清政府割让台湾,台湾几乎一夜之间沦为祖国的弃儿,其间有过挣扎,有过反抗,自我拯救,与日本统治者军事对峙,在最初的二十年间,发生过“西来庵事件”、“雾社事件”、“林杞埔事件”等事件,伤亡四十万,但终因势单力薄,孤立无援,没能扭转被殖民统治的悲惨命运。此后,只能以“清国奴”的屈辱地位,接受日本带有殖民者文化挟持的“皇民化”强权统治。
一九四三年,台湾作家吴浊流,用日文偷偷写了小说《亚细亚的孤儿》,颇能折射出那个时代的真实境况。小说以浓厚自传纪实的色彩,写了台湾人在日据时代如何被凌辱、压榨、歧视、掠夺和被奴役,普遍在屈辱、高压及夹缝中求生存。小说主人翁的胡太明,在台湾遭到种种不公平的待遇,到了祖国大陆,非但没有得到认可与呵护,还只能隐藏自己台湾人身份,因一旦暴露,会被不明事理的人歧视,甚至被当做日本人间谍怀疑,让人唏嘘不已,“孤儿”意识犹炽。正是:“环球智识日求新,耻作辕驹老此身!……孤帆匹马天涯远,黄卷青灯客里亲。上野樱花开未了,人都犹及见残春”……
失去了祖国的依靠,人们只能在每年阴历春节的仪式中,诸如蒸年糕、祭祖先、祭神灵、元宵节“迎花灯”等来寻求心灵的寄托,释放家国情怀。
抗战胜利,国民党接收台湾,但并没能给台湾人民带来期待中的福祉,还打内战,岛内通货膨胀,物资紧缺,极度贫困,加上国民党继续延续了日本的殖民统治方式治理压榨台湾,甚至变本加厉,终于爆发了“二二八”事件,该事件具有反抗暴政争取民主的重要性质。大批台湾市民、学生及社会知名人士遭到屠杀,或不明原因的失踪,外省妇孺被加害,“二二八”成了台湾人民心中永远的“痛”,此后,台湾开始了漫漫三十八年的政治戒严。
记得有一次,观摩一个摄影展,有几幅拍的是在台国民党老兵,那一个个孤独而落寞的背影,让人辛酸动容,强烈地刺激了我的神经末梢,他们是那样的形只影单,与狗为伴,与夕阳为伴……
我曾看过一份材料,老兵们少小离家,只身退到台湾,后来大批复员,有的去农场,有的去筑路,台湾横贯中央山脉的中横公路,绵延数百公里,山高岭陡,杳无人烟,蚊虫成群,没有任何现代化的工具设施,全靠这些退伍军人手挖肩抗人工凿出,极为艰辛,其中数百人,最后把命也搭在了这条山路上。
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的退伍军人,多数晚景凄凉,散落在社会底层,艰难谋生,他们当中有许多穷得根本无缘问津婚姻大事,终老一生。据说,台湾二十万贫困线以下的人群中,国民党老兵竟占了八成。
一九八七年,台湾开放老兵回大陆寻根省亲政策,数十万老兵,纷纷踏上各自的回乡之路,演绎着各自的故事,但辛酸的居多,悲剧的居多,彼此失联数十年,生死两茫茫。有的根本无亲可省;有的至亲已不在人世,晚辈只认钱不认亲;有的在台湾有妻有子,大陆有妻有子,两头牵挂;更甚者,根本就没能等到这一天,早已魂归他乡:“……葬我于高山之上兮,望我大陆。大陆不可见兮,只有痛哭!天苍苍,野茫茫……”
综上所述,台湾的历史,每一页都是那么沉重,那么辛酸,甚至那么血腥,而能够被泛起记载的,少之又少,大多已被历史无情地散落在各个角落,永远不再被记忆捞起。大陆与台湾,曾有过严重的军事对峙,隔着一条窄窄的海峡,却全然两个世界,但终究还是同根生共命运的同胞兄弟,有共同的文化、信仰基因和生活习俗,彼此都有被列强分割欺负的共同的“痛”的记忆。
今年两会期间,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民革台盟台联委员时强调:我们注重听取台湾各界特别是基层民众意见和建议,愿意了解台湾同胞想法和需求。”充分体现了祖国大陆“两岸一家”的博大胸怀,充分表达了祖国大陆对台湾同胞的理解与善意。所以今天挖掘这一段段连血带伤的历史,正是为了真正了解台湾,从情感上走进台湾人民的内心世界,并理解台湾人民,也只有这样,才能把总书记的讲话精神落到实处。
“加入台盟为什么,历史责任是什么,我为浙江做什么”大讨论内涵丰富且深刻,而了解台湾,懂得台湾,理解台湾,无疑是台盟盟员在其中的做好台湾人民工作这一历史责任方面,必须认真思考和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。(作者系杭州市余杭区人民医院主管护士、台盟杭州市第二支部副主委)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编辑: